acanamomo

神说,要有光,于是便有了光。
神说,那个谁,太亮了,调暗点!
于是,便有了黑夜。

“那个,扎克斯,我们…是朋友吧?”
“当然!”
“朋友有难的话,你一定会帮忙的吧…?”
“肯定的啊!”
“那…借我一百块,我想去打小钢珠…三番街新开了一家,好想去…可是还没发工资…”
“!!!”

围观群众:

“副社长,有人公然讨论想翘班去打小钢珠哎,真好啊,我也想去…”
“真是视神罗的组织纪律为无物,身为Soldier的精神领袖,萨菲罗斯,你也不管管。”
“…管理他们是拉扎德的事吧?”

#神罗的日常#

看阿松第一话有感——“这,这不是克劳德找扎克斯借钱去打小钢珠吗??!!”

终于看起来不辣么像幸村精市了_(:з」∠)_

[FF15](AR)Atonement (上)

接Silent Day,雷,ooc,慎入

副官侧头看着他的指挥官,年轻指挥官脸上的血色和半小时撒在水面上的阳光一样,被暴雨冲刷的再也看不到一丝痕迹。
彻底破碎的祭坛倒在他们脚下两百英尺的地方,狂风在坍塌的石块中肆意穿行,发出尖锐的呼啸。副官收回目光,又转向窗外,暴风的肆虐之下视野极差,只能勉强望见魔导艇穿行而过留下的尾光。远处传来呼啸,钢铁巨兽带着机身上醒目的编号和双翼军徽坠向脚下的城市,激起几十米高的烟尘。
副官扭过头,不再去看这死了一般的城市。
在他的记忆里这座水之都一直繁华喧嚣,即使在深夜,纵横城区的水道上总会飘着成群的贡多拉,乘在上面时不时能闻到街边小店里传来独特的食物香味,城里灯火通明,...

嗑了瓶幻想药,从此告别猫生

[FF15](AR)Turnaround

Ragnarok一个番外,ooc,雷,慎入
说是AR,但大舅没出场

深夜。
侍卫长推开房门,室内灯火昏暗,他驻足片刻,轻声对着仍然坐在书桌前的青年说:“殿下,这么晚了,您还不休息么?”
“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完。”青年头也不抬地回答到。
侍卫长顿住,手里攥着的羊皮纸被汗水浸湿。这张皮纸半小时前经过重重哨卡传递到他手中,当时他扫了一眼就变了脸色,当即下令封锁进城关口,自己则急忙赶往王城汇报。可到了门口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纸上记载的事情太过不可思议,他没法开口,说出来的那一刻他会觉得自己疯了。
“有什么事?”青年终于注意到欲言又止的侍卫长,放下手中的笔抬起目光。
“殿下…”侍卫长走近,将羊皮纸摊在桌上,不敢抬...

[FF15](AR)Ragnarok 32

32

动作快的像是一阵风,尼克斯没有看清,只感到脑后传来一股强压,带起的风几乎能拧下他整个脑袋。他侧头躬身,翻滚出去的一瞬间掷出匕首,没有刺进肌肉的闷响,锋利的金属扎进了一片虚无。
尼克斯俯身蜷在仪器后,眯起眼睛注视着在红雾中移动的黑影。黑影垂着双手,动作迟缓到与刚才的突袭不像是一个人。尼克斯深吸口气,抽出后腰刀袋中的另一把匕首,轻微的摩擦声引得黑影朝着他在的方向微微扭头。
黑影突然动起来,速度快到尼克斯没来得及召出水晶屏障就已经闪到面前。尼克斯一怔,强大的压迫感几乎逼得他心跳骤停,军人的直觉告诉他眼前的黑影是个极端危险的家伙。条件反射地刺出匕首,刀锋下压,刀刃从上而下斜斜嵌入黑影的肩胛,血液喷...

再也不和射程远的大佬对枪了_(:з」∠)_

[FF15](AR)Ragnarok 30

30

子弹擦着他的身体飞过,尼克斯像感觉不到痛楚一般向前狂奔着。
近了,更近了,他仰起头,看着远在天边的飞艇轮廓逐渐清晰起来。
跑啊!尼克斯!跑!
利波特斯的狂吼和多年前绝望的呼声渐渐重合。加拉德沦陷的那天,天穹映着火光,他的母亲拉着他穿梭在燃着黑烟的废墟中,跌跌撞撞的向前跑着。枪弹雨一般的打在他的脚下,留下锥子扎过一般的痕迹。
不能停,即使跑到挤出肺里的最后一丝空气,也不能停!
风在耳边呼啸,青年的脑海却是一片空白,双腿机械的重复着抬起落下的动作,全身的肌肉在叫嚣,血管里流淌的仿佛是沸腾的熔浆,烫的他透不过气。
跑啊!尼克斯!不要回头!
他像是回到了多年前的加拉德。
突然,他被一股冲击力掀了出去,就像那天...

被大佬吊打一晚上,端着新叶枪瑟瑟发抖(:з っ )っ